掐指一算,高考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

2009年5月18日下午,我疲惫地趴在教室的桌子上,老师让大家下楼,去拍毕业照,同学们都比较兴奋,我也是。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的高考备战就在这一天结束了。

高中的晨读早得很,大概六点之前就要起床,我跟其他人一样,掐着点去教室,没想到还是迟到了,被班主任罚了跑步。不知道为啥平常使劲儿打球身体没感觉异样,这一跑步就被累到了,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感觉腰部很不舒服。毕业照一照完,我就跟老师请了假回到家,家里人带我去附近的小诊所看了看,医生说是劳伤,搞了点药膏试试,歇歇就成。

过了一天情况不见好转,没办法长时间坐着,必须躺着休息。家人也很紧张,带我去了医院检查。检查完医生一看,腰椎间盘突出。。。这可了得,马上就要高考了,这破病影响高考怎么办?幸运的是,我的椎间盘只是变形,纤维环并没有破裂(不可逆),慢慢养是可以恢复的。回家之后的几天,我吃饭是没办法长时间坐着吃的,得吃一会儿,躺一会儿,不然腿部外侧会感觉很麻木。这时候离高考也就半个月时间吧。

身边的人都挺为我揪心的,倒是我自己好像没那么紧张。老爸老妈忧心忡忡。年级领导来看过我,说如果到时候不能恢复好,可以给我弄个单独的屋子躺着考。班里同学给我弄了一堆纸条,都写着安慰的话,当时我收到这些纸条,读完的时候,感觉我像是得了什么绝症似的,现在这些纸条躺在老家的某个盒子里,现在想想还有挺有意思的。

我当时只能呆在家里复习。不过你也知道,自己在家复习有个啥意思呢,看书也看不进去,家里没人的时候,我就打开电视机,看看NBA,只记得当时电视里的勒布朗詹姆斯,又高又大又壮实,我要是有那么强健的身体该多好。幸好那时我比较年轻,恢复的速度也很快。

高考前两三天,我去了趟学校,有没有跟同学们一起复习,我已经记不得了,只记得在从宿舍到教学楼的那段路,没什么人,太阳晒着,老爸提着个包,带着我向前走。我心里想,折腾这么一番,我以后应该会认真保护我的身体了吧。

高考那两天,倒是感觉稀松平常,第一场考之前,我坐在教学楼之间的走廊边上,心里想着,要是中途不舒服,我就硬撑着好了。考试途中,我都是尽量让胳膊撑着桌面来负担身体的重量,减小腰部的压力,第一场考完后,舒了口气,知道自己身体已经影响不到接下来的几场了。我就这样完成了高考。

成绩也凑合,数学英语超级棒,语文还是像以前一样稀巴烂,理综稍微有点失误,估了估分数,和实际的考分也就差一分。我虽然算是尖子生,倒是没有一丝失望,因为其实已经降低了自己的期待,我当时选择了省内的郑州大学,也算是求个稳,争取考入我期待的专业 —- 软件工程。

如今,我算是入行十年,现在还是搞软件开发。高考前两年,我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以后的方向,学计算机,当时又一次考试考得很好,学校给发了50块钱物质奖励,我跑去新华书店,搞了一本讲Visual C++书,没怎么看懂,要是有人早点给我一些指点的话,也不至于瞎搞。专业上的慎重选择,决定了大学期间没怎么走弯路。

再想想我的腰,虽然已经可以支撑起全程马拉松和全场球赛的强度,但还是留有一些痕迹,去媳妇老家见家长的时候,有人会问这个小伙走路不对劲儿,腰是不是有问题,得小心呀~由于现在已经做了所谓的自由职业,时间上自由一点,我察觉到腰部有任何不舒服的时候,都会选择躺到沙发上休息,以防万一。

现在高中的那些同学,真的是遍布在世界的各个地方,从事着各种各样的事业,有做税务筹划的、有做老师的、有当兵的、有搞金融的、有去哈佛的、有当医生的,更多的是彻底失去了联系。提交志愿的那一天应该是大家在分岔路上做出选择的那一天,对人生有着重大影响的一天。

现在参加的高考的大部分应该是00后吧,作为第一批90后表示,时代的潮水还是太凶猛了,一下拍走了一代人。过几天就要高考了,希望今年的考生们都能挺直腰杆,自信地走出考场,迎接大学里轻松的生活~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